亿昌引文:【文化绿野】 文章的味道


      文章,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。从历代不朽之文章我们不仅能看到其色彩之斑斓,正所谓“青黄杂糅,文章灿兮”;我们还能咂摸出不同的味道来,正所谓“诗可以兴,可以观,可以群,可以怨”。文章是可以吃、可以看、可以赏的。文章,有酸甜苦辣,故可以吃;有喜怒哀乐,故可以赏。

      文章味道各异,有酸甜苦辣,当然也有沉闷、晦涩、颠三倒四。有些文章食之如饴,有些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,有些既无味又可憎。历代大家对于品味文章之味道有诸多妙论,如陆机之《文赋》、曹丕之《典论·论文》、刘勰之《文心雕龙》。通观之,文章味道适宜,关键要契合其情、景和事。情有哀情、婉情、柔情、烈情之别,景有山高水长、惊涛拍岸、皓月当空之分,事有赏玩、游乐、工作、金戈之类。故文章不可一概而论,应因情而发、寓景而立、循事而理。

      要熬出好文,须经以下工序:一、取材。应平常注意积累,广泛取材,做到肚里有货。二、宰割。应深入观察其情、景、事,赋物流形,按其所需,从积累的宝库当中取出合适材料做相应加工,手起刀落,若庖丁解牛。三、烹饪。将选择、清洗和宰割好的材料,进行“煎、炒、炸、煮”,凝神之,赋笔之,行文之。四、调味。盐梅斯在,舟楫是寄。做菜最后一道工序就是调味,如同文章初稿要精雕细琢,画龙点睛。好文章都是改出来的,文章的初稿就如同毛坯房,其风格的好坏往往取决于后来的装修,也即精雕细琢。

(罗猛,光明日报)

回到顶部